王俊锋

手机摄影师|建筑师|哈佛城市设计硕士
2015国际摄影大赛IPA一等奖 | 深圳双年展摄影工作坊佳作奖

方拍·空间七所 | 人行道 (一)

在这里,有的人对着橱窗自作多情地欣赏着并不好看的自己,有的人不幸被飞溅的脏水打湿而骂骂咧咧,有的人像个小丑一样挥了半天手却仍旧打不到车,有的人站在店门口猥琐地偷享屋里吹出的冷气,有的人却因为门牌号过于隐蔽而来来去去地寻找入口。我总是幻想获得一个上帝的视角,那么人行道将是一部光天化日下的肥皂剧,精彩的众生百态尽收眼底。我想我是想多了,因为其实更多的人在这里仅仅是埋头走过,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像一具一具的僵尸。

方拍·空间七所 | 地铁 (一)

深觉自己是一个自作多情的人,与路人的擦肩而过都能尝出永别的悲壮,而地下的纽约,这样的悲壮在行色匆匆的人群中被无可救药地放大,我甚至看不清那些飞驰而过的脸。我就这样神经质地感动着自己,再看看这些人,他们却都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,听着旁人听不见的歌,读着别人看不见的文字,完全无所谓,那些擦身而过的人,这辈子只见这一回。

方拍·情绪四组 | 喧嚣×清冷 (三)

城市充斥着太多群聚的狂欢, 还有谁愿意留些时间给孤独的邂逅?

- 泽西城,公寓

方拍·情绪四组 | 喧嚣×清冷 (三)

城市充斥着太多群聚的狂欢, 还有谁愿意留些时间给孤独的邂逅?

- 泽西城,公寓

小儿胆小,逃之夭夭。

四年不曾回家过年,这年味已被稀释得只剩下干冷的呼吸和滥情的微信红包,直到这样一团细碎的亮光炸裂在我眼前,梗塞的脑袋里才又一次飘荡起久违的年味,似乎那是放假回家的迫切、选购烟花的纠结、年饭总结的心虚、等待本山的焦灼、新衣加身的炫耀、走亲访友的拘束、胡吃海喝的油腻,也是清香弥漫的腊梅,手心沁凉的冰挂,以及恼人瘙痒的冻疮。

我并不觉得我曾经真正获取过花炮之于自己的意义,直到今天。她像序言一样摊开了我的回忆,当我木讷于舌尖鱼肉的乏味,尴尬于节日情绪的丢失,她就像一部时光机,噼里啪啦地把我带回了过往,去拜访那些逐渐在我生活里淡去的兴奋、刺激和敏感,试图唤醒因为年纪渐长,或是流放太久而早已麻木的节日冲动。缓慢地,我已嗅到了年味渐浓。

噼里啪啦,新年快乐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