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俊锋

手机摄影师|建筑师|哈佛城市设计硕士
2015国际摄影大赛IPA一等奖 | 深圳双年展摄影工作坊佳作奖

方拍·空间七所 | 人行道 (一)

在这里,有的人对着橱窗自作多情地欣赏着并不好看的自己,有的人不幸被飞溅的脏水打湿而骂骂咧咧,有的人像个小丑一样挥了半天手却仍旧打不到车,有的人站在店门口猥琐地偷享屋里吹出的冷气,有的人却因为门牌号过于隐蔽而来来去去地寻找入口。我总是幻想获得一个上帝的视角,那么人行道将是一部光天化日下的肥皂剧,精彩的众生百态尽收眼底。我想我是想多了,因为其实更多的人在这里仅仅是埋头走过,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像一具一具的僵尸。

方拍·空间七所 | 旅途 (三)

不知道那些开着车的人是否跟我一样,行进在让人窒息的风景中,分裂成两个自己,一个看景,一个开车。而如果不出意外,看风景的自己都会轻松地说服开车的自己刹车熄火,窜出车外,继而以一种此生只来这一回的饥渴尽情迷醉。在美妙的旅途中,这样的冲动经常因为过于频繁而变成一种强迫,无力抵抗。正因为如此,我数次放弃开车而坐上游船或者飞机,那样,可以将看风景的自己囚禁。

方拍·空间七所 | 旅途 (二)

不知道那些开着车的人是否跟我一样,行进在让人窒息的风景中,分裂成两个自己,一个看景,一个开车。而如果不出意外,看风景的自己都会轻松地说服开车的自己刹车熄火,窜出车外,继而以一种此生只来这一回的饥渴尽情迷醉。在美妙的旅途中,这样的冲动经常因为过于频繁而变成一种强迫,无力抵抗。正因为如此,我数次放弃开车而坐上游船或者飞机,那样,可以将看风景的自己囚禁。

方拍·空间七所 | 旅途 (一)

不知道那些开着车的人是否跟我一样,行进在让人窒息的风景中,分裂成两个自己,一个看景,一个开车。而如果不出意外,看风景的自己都会轻松地说服开车的自己刹车熄火,窜出车外,继而以一种此生只来这一回的饥渴尽情迷醉。在美妙的旅途中,这样的冲动经常因为过于频繁而变成一种强迫,无力抵抗。正因为如此,我数次放弃开车而坐上游船或者飞机,那样,可以将看风景的自己囚禁。